365手机版客户端
一站式焚烧炉专业制造商 · 省钱 · 省心 · 高品质
服务热线:0510-80797803技术热线:159-6157-9782
新闻资讯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焚烧炉爆炸 气浪掀翻祭祀者(组图)

发布时间:2021-03-18 08:23 作者:365手机版客户端

  本报讯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主任记者 虞禄洋)正当上坟烧纸寄托哀思时,面前的焚烧炉猛然爆炸,灼热的纸灰迎面拍来,气浪把正在祭祀的丁先生瞬间掀翻……

  昨日,40岁的丁先生回忆起3月8日上坟时的一幕仍然后怕,他下意识地捂着脸和腰说:“谁能想到焚烧炉还能爆炸,烫人的灰打在脸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8日,丁先生一行五六人来到位于沈阳北郊的公共祭奠处,他们围在焚烧炉中间的一炉门边烧纸,丁先生站在炉门正中间。

  炉门洞是水泥做的,半米多高。“我们把烧纸等往炉子里添,刚烧了一会,只听轰的一声,焚烧炉里爆炸了,正在燃烧的纸灰拍在我脸上,滚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爆炸的热浪就把我推了一个跟头,跌出两三米。”丁先生说,他短暂失去意识后,感觉睁不开眼睛,脸烧得火辣辣的,心里隐约觉得是毁容了,眼睛怕也保不住了……

  丁先生被家人和工作人员抬到休息区紧急处置。在120赶来之前,现场人员用矿泉水给丁先生清理被熏得漆黑的面部。

  在医大四院,急救人员发现丁先生眼睑和眼球上粘连了大量黑灰,“进了这么多灰,确实少见。”

  从丁先生提供的事发当日的图片和视频中可以看到,焚烧炉内的灰向外迸射出数米远,纸灰中还有易拉罐瓶子,焚烧炉内仍在燃烧。

  对于这次事故,焚烧炉的产权单位负责人解释,初步判断可能是有祭祀者向焚烧炉中扔装有助燃酒精和汽油的易拉罐,焚烧炉里相对封闭,酒精或汽油预热瞬间爆燃。此外,造成焚烧炉爆炸的原因还有,向炉内扔鞭炮等。

  焚烧炉产权单位表示,已经承担了丁先生的医药费。此外,为了安全已经停止了焚烧炉的使用。

  昨日9时20分许,沈阳市殡仪馆焚烧场内,数十市民正在烧纸祭奠故人。据沈阳市殡仪馆焚烧场管理员郑师傅介绍,“文官屯”之前租用的焚烧场地已到期,目前正在使用的是用铁桶制作的临时简易焚烧炉。

  郑师傅说,这个临时焚烧场已经建立半年了,他在这里担任管理员,负责巡视检查。“烟花爆竹、打火机、汽油、酒精、化妆品等易燃易爆物品都是禁止向焚烧炉里投放的。”郑师傅说,发现上述行为,就会立即让他们将物品拿到外面寄存。

  本报讯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丁晓丹)今年沈阳市骨灰入土植树纪念林规定禁止焚烧纸钱等,部分市民用鲜花替代烧纸。

  昨日纪念林书记李阳介绍,今年纪念林三个焚烧炉全部关闭,近两天祭祀人群数量略有增加,但并未发现有市民在林内烧纸。

  记者看到,今年前来祭祀的市民大多选择鲜花祭祀,虽然也有市民拿着烧纸入林,但离开时又将烧纸带回或扔在林内指定地方。

  市民赵女士表示,今年既然规定不让烧纸,就选择用鲜花代替,“现在环境污染这么严重,不烧纸也能减少环境污染。”

  记者了解到,今年多个部门联合下发通知提醒广大市民,春耕期间必须严格执行严禁野外用火、上坟烧纸、烧荒、烧秸秆的要求,做到4级风以上天气严禁一切野外用火行为。墓地、森林公园等重点部位要死看死守。

  沈阳多个墓园已经禁止使用焚烧炉,并推出了新的寄托哀思的方式,比如植树、海葬……

  祭祀群众可采用逝者生前最喜爱的鲜花祭扫,也可以参加各公墓单位组织的“鲜花换烧纸”活动

  本报讯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杨宇 金恩子)昨日,沈阳共有62万人次祭祀故人。

  记者从沈阳市民政局殡葬管理处了解到,昨日全市殡葬服务单位接待的祭祀群众数量与去年同期持平。

  同时,共有8.4万车辆参与祭祀。通往沈阳市回龙岗革命公墓、纪念林等部分道路出现车流拥挤现象。

  在生态祭祀方面,截至昨日14时,沈阳殡葬网周六、周日两天的点击量为400多次,建立公祭堂6个,祭祀留言170条。

  本报讯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丁晓丹)临近清明又恰逢周日,昨日沈阳各大墓园迎来祭祀高峰。

  昨日9时许,前往纪念林方向的路面交通出现拥堵情况。沈铁路从与二环交会处开始拥堵,车辆逐渐向前挪动,但没走几米又被迫停下,不时有车鸣笛催促。

  纪念林门前,大量私家车堵在门前及附近,此条线路也均改为单行线。执勤交警称,他们早上6点钟就来这里执勤,预计11时30分左右,人群会返回市区。

  在距东山墓园几十米处,墓园门前及两侧机动车道停满了私家车,两名交警在指挥交通。记者了解到,由于车流量较大,私家车无法进入墓园,多数市民将车停在门外,徒步前往墓园。

  大东交警大队三中队李警官介绍,早6时交警们来此执勤,该地段共安排10名交警人员,车流在7时左右最大。

  李警官表示,今年车流比去年增加约三成,原因有两点,一方面由于东陵西路封道,另一方面是恰逢周末。

  “也许,有些东西,可以通过写,被转化,或疗愈”。清明前夕,本报推出《寄往天堂的一封信》栏目,给读者一个追思的平台。你可以把感恩、遗憾、改变,抑或挥之不去的思念写给他,告诉他。

  又是一年清明时,你已经离开我三年了。在这一千来个日夜里,我常与你在梦里相见。今天,我写下一封信,信的那头是你,相信你能收到我对你的哀思。

  2012年12月28日(壬辰年十一月十六),晴天霹雳!在我心里深深地扎进去一个大钉!在我八十年的生涯里,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的伤痕!

  在半个多世纪,长达55年的岁月里,同甘苦共患难、相依为命、相互搀扶的伴侣—文道荣,离我而去。

  2012年12月27日,壬辰年十一月十五日晚9点30分我们各自睡去,进入梦乡。翌日早上7点5分,我照惯例起床、刷牙、熬粥、摆碗筷,一切就绪。还不见你出来,我随意喊着“吃饭了,吃饭了”!无回应,我再次喊,还是没有回应。

  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心慌,立刻扑到床前推你,没有动静,手冰冷,脑门有低温。我摁人中,按心脏毫无作用,无济于事。我边哭边喊“我是虎寿啊,你快起来啊”,毫无反应。我这时才清醒过来,你已迈入另一个门槛。

  我真的伤心,老泪止不住,握紧拳头捶打胸脯,就像一场噩梦。不行,不能只悲伤,你要出远门了,需要换装啊。我从衣柜里拿出你平时没穿的韩服,孩子们给妈妈换装,扶起来梳理打扮。你这就要启程了。

  因为左腿的骨刺,你好久没有下楼散步了,本想在春暖花开的时候下楼,这次你提前下去了,而且再也不会上来了。我在屋中听到了“咚咚咚咚”的脚步声!你走了,不是梦,走得那么急,走得那么安稳,一点倦意也没有。

  2012年12月28日18时,我在孩子们的搀扶下围着你的玻璃棺抚了一圈,供你用晚餐。我再也忍不住,两眼泪珠不停地流,我彻夜遥想遥远的过去……

  我同你度过一生漫长的半个世纪的旅程里,不都是鲜花铺满,也有过许许多多的沼泽泥潭,但是我们共同战胜过困难,化不快为快乐,携手走过了最后的终点驿站。


365手机版客户端